2017年11月9日

《寫給每個人的社會學》摘錄:第十二章

BY STS多重奏 IN No comments

第十二章 知識與資料的影響力權力論之二


權力論述的重要學者傅柯指出,人可以運用科學知識,加上教育或煽動等手段,讓人對自己的狀態產生擔憂,此時再透過掌握知識和提供方案,使人自主地仰賴該知識,如此便創造出知識的影響力和權力。而這樣的知識權力已如天羅地網般地滲透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



《寫給每個人的社會學》書封,時報出版提供


小夏之戀

江戶時,井原西鶴描寫町人生活的浮世草子的小說中,有一部《好色五人女》。


雖然早知會墮入地獄,仍依舊踏入情網。
《富岡多惠子之好色五人女》
(富岡多恵子の好色五人女)網路介紹文



《好色五人女》書封,圖片來源


這部小說為我們描寫專情女性為愛情燃燒生命的勇氣與堅強,裡頭有一個題名為〈小夏之戀〉的故事,主角叫小夏。以下且讓我大略勾勒一下小夏遇到清十郎,並喜歡上對方的故事梗概。

在播磨國(兵庫縣)一個叫室津的小港,有間由和泉清左衛門所經營的酒商。這間店的少爺清十郎,除了是個天生的美男子之外,亦善於營造女性喜歡的氛圍。

清十郎在十四歲的春天,涉足男歡女愛的世界,與八十七個在室津營生的風塵女子都有深交。並且,這些風塵女子不單只是把清十郎當作客人,她們對他投入的感情,絕非一般。

諸如內容寫著「對清少爺的愛情天長地久」之類誓詞的情書,堆積如山;為了證明真心而剪下的指甲,亦堆滿了匣子;女子送來的示愛黑髮,數量幾乎可以編成一條粗繩。不僅如此,和泉屋上頭寫著「浮世藏」的倉庫裡頭,被他每天所收到的情書以及得自風塵女子的贈禮塞得滿滿的,由此可知清十郎受女性歡迎的盛況。

他不只是一時興起狎浪歡場,最後甚至與一名叫皆川的風塵女子特別情投意合,他父親最後終於受不了兒子的好色行徑,命令清十郎與皆川斷絕關係,並把他送去姬路的但馬屋九右衛門的店裡,受人調教。

無法與皆川雙宿雙飛的清十郎,這時亦已厭倦狎游,老實地在店裡擔任「手代」之職,專心工作。然而,由於清十郎教養良好,再加上個性溫柔、頭腦清晰,因此店裡的女傭們也對他青睞有加。

不僅是女傭,這個故事的主角,亦即但馬屋主人九右衛門的妹妹小夏,亦對清十郎情有獨鍾。

小說中,描述小夏登場的句子如下:


到十六歲那年為止,由於對男子的容貌和姿態精挑細選,因而婚事總談不攏。然而,小夏的氣度,不僅鄉下地方理當難得,即便是都市,平凡女子身上,亦看不到。
(前揭書)


小夏喜歡上清十郎的契機,是清十郎的腰帶裡被發現藏著一封封的情書。這些情書,收信人上頭每封都相同,寫著「清少爺」,但是寄信人的名字,卻盡是寫著花鳥、浮舟……等室津不同風塵女子的名字。並且,不管是哪封信,讀後都會發現是風塵女子傾心於清十郎。小夏除驚訝於這些信的筆觸,絕非只是生意上的逢場作戲,而是一片真心,同時,她也因而知道清十郎作為男性的價值。


認真到這種地步的話,即使對象是風塵女子,亦不會讓人感到不愉快。而且,能收到這樣的信,對男人來言,甚至可說迷戀歡場女子亦有價值了。那個人身上一定擁有外表看不出的好處。因此才會有這麼多女人鍾情於他。
(前揭書)


言歸正傳,由目前為止的故事大綱,我們可以窺見,江戶時代,在庶民的浮世世界裡,何種東西具有何種價值。即使能夠理解當時相戀的雙方情意的交流是透過情書,但為表明真心所送的物品,卻是指甲和頭髮這點,現代人應會覺得有趣。除此之外,風塵女子的買賣形態即男歡女愛,常理下,其原本所有的職業意識,應不會與客人交心,但這些風塵女子,卻將職業意識拋諸九霄雲外,一心一意地愛著清十郎,這點亦讓人感到奇特。更何況,小夏因此將清十郎視為有魅力的男人,因而動心,這點也讓人覺得十分有意思。

除此之外,我最驚奇的,是小夏與清十郎的年齡。小說中,不是說清十郎在十四歲涉足男歡女愛,並且竟然與室津八十七名風塵女子關係匪淺?當時的人,年紀都是以虛歲計算,說是十四歲,實際上是十三歲,亦即國中一年級的學生。更進一步的說,以一個十三歲的國中一年級學生,甚至想與皆川成家!即使是回顧自己的過往,我實在完全無法想像,有人在這年紀,會有心與女性一起建立家庭。

再者,說到小夏,小說中介紹:「那年為止,由於對男子的容貌、姿態精挑細選,因而婚事亦總談不攏。」但是,她的年齡是十六歲,換成在現代的話,是實歲十五歲的國中三年級學生。國中三年級,便已被描述成晚婚,現代根本完全無法想像。

順帶一提,如果我們來看看日本內政部的「平均初婚年齡之年次演變」(表1),便可得知,平成二十三(二一一)年女性的初婚年齡為二十九歲。當然,由於晚婚已成現代問題等因素,或許無法單純比較,但現代與江戶時代的初婚年齡差距,未免「拉得太開」。






性經驗與年齡

○○○年八月十七日的《朝日新聞》裡,刊載了題為〈高中生四人中,一人有性經驗〉的報導。


半數以上的大學生、甚至高中生裡,四人就有一人有性經驗根據從事性教育啟發等活動的日本性教育協會的調查,得出這樣的結果。該協會自一九七四年以來,大約每隔六年調查一次,發現高中生與大學生的性經驗比率一直以來都具有上升傾向,這調查證實了性行為的早期化。(中略)在性交經驗方面,百分之六十三的男大學生表示有經驗,女學生在這次的調查裡,初次突破百分之五十。高中生的話,男子為百分之二十七,女子為百分之二十四。男高中生的比率較上次(一九九三年),增加了十個百分點以上。接吻等經驗亦可看成早期化的跡象,國中生不分男女,都初次突破百分之十。


這篇報導根據日本性教育協會的調查結果,視「性行為的早期化」為大問題,不曉得如果清十郎讀了會做何感想?他恐怕會起一個大大的疑問,心想:「什麼嘛,日本的年輕人變得『內向』了嗎」?

另外,二○○二年八月十五日的《朝日新聞》,揭載了一篇題為〈急著體驗性愛的少女心〉的報導。


百分之四十五點六!這數值是東京市內的高中三年級女學生,回答「已經驗」性交的比例。由教師組成的性教育研究會,在一月進行學生的性行為調查。其結果顯示,高三學生約百分之三十七點三有經驗,這數值幾乎與三年前相同,只是女學生卻快速上昇了六點六個百分點。為何急著體驗性愛?


另外,二○○六年十一月十二日的報紙裡也揭載一篇名為〈女子性交經驗率上升〉(《朝日新聞》)的報導。這報導比較日本性教會協會六年前的上一次調查,根據這次的調查,大學生的性交經驗率沒有變動,但據說「女子持續上升,由一九九九年至二○○五年,上升了十個百分點以上」。

這報導的內容,視女學生性交經驗率與男學生相同為問題。

由二○○○年至二○○六年的新聞內容的變化,我們可以知道,在視年輕人性交的早期化為問題的狀況下,焦點後來轉移到關注女學生的上升率問題。

雖然報導內容的變化亦相當有趣,比起這點,我們更能明言指出,大人們對年輕人的性現象異常關心,因而進行調查和評論。

而且,隱約間我們可以看到一種心態,那就是每個時代的調查結果,都與其時代所背負的問題連結在一起,並試圖藉此控制性事現象。

例如,在二○○○年八月十七日的〈高中生四人中,一人有性經驗〉的報導裡,他們視「性行為的早期化」為問題,在報導裡表示,擁有行動電話、PHS的學生以及擁有個人房間、自己專用電視等人,性經驗比率較高,視這些現象為主要成因,並在之後,披露了日本性教育協會以下的評語:


越是擁有資訊機器,讓交友範圍變廣、家人的監視變弱,越是擁有自由的空間,這樣的學生,性行為亦越活潑化。


對大人們來說,其論述「性行為的早期化」這負面評價的問題同時,具體化的反映,便呈現在同樣視為負面評價的「年輕人擁有『行動電話』或『PHS』」上。

接下來,讓我們關注一下,關於性事的資料,以及接觸到這種資料的個人,兩者間的關係。


統計圓餅圖襲來

我的生日在四月,因此在同年級學生裡是年紀最大的。

因此之故,重考一年的我,在進大學後立即便到了可以抽菸和喝酒的二十歲了。然而,一九七二年的三月底,在我這大學生活序幕初開時,有一張統計圓餅圖讓我飽受衝擊。

那是大學上榜,開學前的春假發生的事。我手拿晚報,隨意翻開一頁,裡頭刊載的統計圖,讓我目不轉睛地盯著直瞧。

那圖是用來顯示「二十歲的接吻經驗」的比例。

年滿二十歲有接吻經驗的男性,其比例覆蓋了圖的右半部,並且侵入了左半部定義上為尚無經驗者的領域。總之,二十歲有接吻經驗的男性超過百分之五十。這比例讓我愕然不已。

再加上,報導裡顯示,超過百分之五十的男性經驗者,與複數的女性接過吻。說起我來,別說是接吻的經驗,除了跳土風舞外,根本沒有牽過異性的手。

在「經驗/無經驗」這樣的分類圓餅圖上,我被定位成範圍狹小的少數派。

「你落伍了!」這統計圖成了一把利刃襲向我。而且,逼使我產生一個念頭。「必須趕快跟人接吻。」本來,所謂的接吻經驗,是在與異性情愛增溫當中,彼此因感情成熟而產生的自然行為。然而,這份我所接觸到的資料,將年輕人的行為經驗分門別類,以二十歲這年齡為界,畫分是否有初次接吻的經驗;雖然只是份單純的資料,卻令我為之動搖,並驅使我採取行動,如此一來,男女之間的重要基礎情愛便消失無蹤。總之,比起戀愛,重要的是必須有「接吻」經驗,這定義喧賓奪主,變成首要目標。

原本,這資料並沒有驅使我尋求「接吻」經驗之類的意圖,只是單純地表示二十歲年輕人具有「接吻經驗」的數值。

然而,對我來說,呈現同時代年輕人接吻經驗的資料,逼使我將其解釋成意味著自己「落伍」,並且煽動我在現實中採取行動。總之,資料成為力量(權力),創造出我「必須跟人接吻」的主體意志。

有名女學生對雜誌統計圖表的評語,與我被上述統計圖刺激的經驗相同。


國中、高中時,我興味昂然地看著關於戀愛的統計圖。其中最有印象的,是「有百分之二十的女學生喜歡過老師」的統計資料。

當時,我也喜歡老師,看了這圖表,發現與我相同的人意外的多,因此鬆了一口氣。但是,朋友間,喜歡老師的人,一個也沒聽過;那資料,是雜誌社讓女學生「早熟」的策略嗎?還是說,大家只是不說而已,其實真有人喜歡上老師。真相到底如何,至今我仍很在意!


她對資料所抱有的不信任感,我們稍後再討論,總之,儘管她對自己喜歡老師的心情有些不安,但卻因為資料而鬆了口氣。

據此,我們可以說,單純的資料可成為權力,或煽動個人、或讓人放心,並因此影響個人的主體性。只是,這裡所謂的權力,並非指透過外部所生的權力,讓個人心不甘情不願地遵從;而是自己本身將自我投入其權力中,進而再主體性的追求自我。


知識即權力

近代關於性事的「壓抑」及「禁止」之歷史觀,一直以來的理解,都是以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為象徵。

然而,傅柯一方承認這樣的一面,一方又抱以疑問。並且他指出,比起對性事的壓抑,存在著規模更為龐大的形式,積極地誘導人們往壓抑的方向前進。


傅柯(Michel Foucault),圖片來源


他關注性事方面的言論(與性有關的說詞及記述等),並指出性這種事物,被有心人運用科學知識,加以教育和煽動。


設置監視裝置,無非設下陷阱,讓人徹底告白,並永無止盡地以矯正性言論來訓誡。並且到處散播不安,警告父母和教育者,所有的少年都有犯罪嫌疑,而且若不充分懷疑少年們的話,則有罪的是父母和教育者。命令人正視這常常有再發之虞的危險,要人時刻不得掉以輕心,以此規範大人的行動,重組其教育符碼。醫學及性事方面這一大體制,因而以家族空間為據點,生根發芽。少年的「惡習」,與其說是敵人,不如說是其支撐。

《性之歷史:求知的意志》
Histoire de la sexualité: La volonté de savoir

因此,讓我們根據傅柯的論述,來思考一下性事現象吧!

讓少年男女述說性事祕密,成了建構祕密性愛樂趣的基礎,為了讓人有朝一日發現這祕密的性事,首要之務便是強制將之隱藏起來。接著,醫師和教師這些跟統治性事相關的人士,必須讓少年少女們訴說性事欲望、行為,支持他們自我告白,並據此製造出醫學上、教育上的言論。

再者,傅柯論述如此地監視少年,矯正他們,表面上看似是防護措施,但另一方面,亦促使他們涉足這種祕密樂趣。

話說回來,性事現象的資料到底如何蒐集而來?

學生在自己身邊聽不到「暗戀老師」的例子,卻由資料數值得知自己並非特例,因而放下心來,然而,這些資料從何而來、如何蒐集得來,亦或者,是雜誌社捏造的陰謀,這些都呈現疑問。

另外,即使就接吻經驗來看,由於不可能是資料蒐集者觀察得來,這些資料,只能委由所有年輕人告白得來。之後,再由參與調查告白資料的相關教育者或學者進行分析,由此產生出具科學性的言論。

再加上這資料與分析之言論,儘管只是提出「二十歲的接吻經驗」有何種調查結果,並視「性行為的早期化」為問題,最後推導出主張強化監視的言論,但看在這調查的當事者眼裡,欲望反而因此被撩撥起來。

總之,如同傅柯所論述的,在權力試圖控制性事當中,相反地,反而強化了性欲望。


知識的權力

傅柯將權力問題,由「性」,進一步發展成「生命」論述。

這論述便是人們關心並且照料自己「身體」的權力,亦即「生命權力」。

一四年八月十九日的《朝日新聞》第一版〈The Technology第三部:生技編上〉,有著如下的特稿:


調查自己的基因,得知未來有罹患癌症的可能性,因而在健康時切除乳房——美國的女明星安潔莉娜.裘莉進行預防切除的決定眾所矚目!在美國,不少女性做出這樣的決定。


所謂的遺傳性癌症的醫學論點,讓人們對自己親人的癌症發病念茲在茲,並且傾注全力於發展更精密的基因檢查。

報導中指稱,由於罹癌的恐懼,人們接受高額的檢查,如果得出「陽性」反應,儘管健康,為了預防,仍會進行乳房切割手術。

報紙上,在美國基因檢查普及的報導旁邊,刊載著一篇〈驗血一次,可檢查十三種癌症〉的報導。

報導內容指出,日本國立癌症中心預計二一八年前,開發完成一種檢查技術,這種技術對身體的負擔少,甚至只要驗血一次,便可檢查日本人罹患率高的胃癌、大腸癌、肺癌、肝癌、乳癌等十三種癌症以及失智症。並且,內文寫道,開發完成後,以能夠運用於健康診斷等場合為目標。

媒體只要介紹某樣「健康食品」,便會引起大眾追求那食品。一直以來,醫療相關人士和健康評論家以科學性資料為基礎所進行的評論,在日本,因此躍上健康食品主角的計有「香蕉」、「番茄」、「石榴」等等,例子實在不遑枚舉。

此外,我早上帶狗散步時,常常遇到跑步或健行的銀髮族。他們的態度,不外是因為顧慮自己的健康,不想依賴醫院,致力於建立健康、有活力的生活。

下面的話說出來,我有被批判的覺悟他們也可說是希望「健康的活著,壽終正寢地離開人世」!

當然,就國家(行政機關)來看,打造出不需要多花費醫療費負擔的人民,應該會很開心。

那麼醫院又如何呢?乍見之下,病人減少,看似不符合經濟效益,但在健康檢查和基因檢查等項目上所得到的檢查費用,卻也可以產生經濟利益。

另外,藉由女星安潔莉娜·裘莉般,確認乳癌發生機率高低的基因檢查,亦可讓某些人預先動手術除去風險,這也會產生收益。

但是,根本的問題是,我們本來是否必須無時無刻注意自己的健康、小心保養?還是,這也是媒體和醫學的煽動,才讓我們顧慮起健康來?

性事現象在形式上,也透過調查或心理諮商之類的社會措施的告白,讓我們自我坦誠,並為追求科學知識做出貢獻。另外,關於生命,亦如同上述告白般,我們將自己的身體交給「檢查」這措施,並且全權委諸醫學解剖及分析出來的科學知識。

這與基督教坦白罪衍的告解形式類似,透過告白這措施,我們坦誠自己,編造出所謂的科學知識。並且,這些知識讓人們採納,深深銘印進身體,化身為主體性行動。如此,透過知識所驅動的現代,其樣態,傅柯稱之為「知識權力」。

總之,透過性事言論、生命言論,以及科學「知識」所結合而成的知識權力,我們主動照料起自己的身體,從行動上呈現主體性。

如此,這衍生自極為高度的資本主義經濟觀念的知識權力,更形精細化,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如同天羅地網般地浸透,並且,對我們圍而攻之。


深入探討

1. 請試著思考過往是否有被科學言論、資料影響的例子!

2. 請調查安樂死的問題。並且,請思考安樂死會動用到哪些權力!


延伸閱讀

夏傳位(2017)簡介「金融化」故事及其測量。巷仔口社會學:https://twstreetcorner.org/2017/05/31/hsiachuanwei

王秀雲(2013)美麗女人的乳房切除:從安潔莉娜.裘利談起。巷仔口社會學:https://twstreetcorner.org/2013/06/24/wangxiuyun



巷仔口社會學書封,圖片來源


本文由時報出版授權刊登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