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9日

醫學與人文的共生路上,人人都是專家與初學者:《醫學,為什麼變成現在這樣子?》推薦序

BY STS多重奏 IN No comments

作者:郭文華

很高興看到又一本精彩的醫學通史在台灣上市。如其中文版書名《醫學,為什麼變成現在這樣子?》所提示的,本書不只於介紹生物醫學的光輝過往,或者是醫術高明,視病猶親的前輩。它善用敘事技巧,以人文洞見,邀請讀者進入過去,彰顯閱讀醫學史的時代意義,簡單說:「醫病關係,或者是醫療與社會,為何會變成現在這樣子?」
圖片來源:臉譜出版社

作者馬克.傑克森(Mark Jackson)教授具有行醫經驗,研究免疫學,教授醫學史與醫學人文,擔任世界衛生組織健康研究諮詢委員與健康與文化專家小組主席。他既是醫學史專家,也是資深教育者,著作等身。這本書是繼他編著的Oxford Handbook of the History of Medicine之後,另一本醫學史的入門之作。它承繼醫師史家亞文.奧克里奇(Erwin Ackerknecht)A Short History of Medicine(中譯本《醫學史概論》,戴榮鈴譯)彰顯的醫學人文精神,更引進晚近研究成果,將各個時代醫學與社會加以呈現。作為醫學史教材,它銜接以單元與主題為中心的「醫學史課程基本課程課綱」(李尚仁教授主持),補充此間已有中譯本的《醫學簡史》(若依.波特〔Roy Porter〕著,王道還譯)。而作為醫學與社會的大眾讀物, 它更可以與資深醫學史家威廉.拜納姆(William Bynum)的力作The History of Medicine: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相互呼應,反映近二十年來醫學史領域的蓬勃發展。
《醫學簡史》(Roy Porter著,王道還譯)圖片來源:博客來網路書店

本書原書標題為「為初學者的醫療史指引」(The History of Medicine: A Beginner's Guide,收於寰宇一家出版社的「初學者指引系列」),但它的內容絕不簡單。如前言所言,這本書藉由分享醫療與社會的共同過去,超越傳統將醫學與人文對立兩分的框架,主張「醫學史以及面向更廣泛的人文學科,就跟生物醫學一樣,應和我們對健康和幸福的追求互相整合」(24)。因此,固然其架構按照年代介紹古代、中世紀、近世、啟蒙與當代的醫學發展,但各章都有特別安排,可見作者的巧思。

舉其要者。第一章裡不但有醫學生熟悉的希波克拉底與希臘醫學,也有東亞醫學與印度阿育吠陀醫學(Ayurvedic medicine),呈現古人探求生命與身體的共通性與差異性。而作為「醫學傳統」,非西方醫療並非就此為止。之後各章作者適當穿插相關內容,顯示這些治療方式在各時代的演變。在古典醫學建立後,第二章的中古時期雖然肯定醫療活動的遍地開花,但也提醒讀者這段期間一般人對於疾病的認知與宗教的深遠影響,因為「對許多人來說,心靈的治癒仍比身體的治療更重要」(70)。闡述「醫療復興」的第三章固然含括如哈維的血液循環實驗等重要發現,但作者將主軸放在知識傳遞,將醫學放回文藝復興的脈絡,與前一章的跨文化知識傳播與翻譯相互銜接。同樣的,在頌揚科學革命之餘,作者點出中古與文藝復興時期在社會文化上的連續性。一方面宗教依舊影響疾病的解釋,一方面世俗醫療活潑進行,與解剖知識的進展互不干涉。

作為醫療實作的場域,醫院在台灣醫學史中不是核心課題,但第四章以此為題,讓它成為鋪陳臨床理論、儀器與醫療市場的環節,間接但有力地回應「真的有所謂『啟蒙醫學』的存在嗎」的大哉問。醫學通史固然不能迴避十九世紀科學醫學與醫療產業的興起,但第五章在眾多人物與醫學進展間編入社會議題,像人體買賣、職業衛生、慢性病經驗、公共衛生與清潔用品等,讓第六章從戰爭與福祉(war and welfare)轉進醫療體制時毫不突兀。最後作者以戰爭的比喻點出當代醫療的矛盾與困境。他同意醫學不會因新疾病的出現就放棄創新,但他提醒讀者固然「可以期待『醫學史上出現新的篇章』,但這一章裡可能充滿種種疾病,就跟之前的幾章一樣;只是疾病的種類和過去的有所不同而已」(244)。

透過上述巧思,讀者可以發現歷史流轉中宗教與養生、都市化與公共衛生,戰爭與群體健康等醫病主軸隱然浮現。這些並非天外奇想;它們一部份是醫學史的既有課題(比方說醫院醫學),一部分反映晚近社會史取向的研究成果。醫學史家,也是《歐洲醫療五百年》作者的克爾•瓦丁頓(Keir Waddington)在其書評中指出本書雖為通史,但還是以醫學專業與社會因應為敘述主軸,堪稱中肯。這不意味本書只是《歐洲醫療五百年》的摘要或摘錄。對於已有《歐洲醫療五百年》中文版的讀者而言,本書提供架構相通,但涵蓋時間更長,更提綱挈領的歷史,可以與大部頭的《歐洲醫療五百年》相互參照,各取所長。
圖片來源:博客來網路書店

此外,瓦丁頓指出本書重視醫病關係,但病人聲音並未充分呈現,點出本書與《歐洲醫療五百年》共同的挑戰:末期與安寧照護。在高齡化社會到來的今日,困擾現代人的不只是愈來愈多的疾病與層出不窮的藥物,而是如何避免醫療失速與醫療關係失調,在個人、家庭、社區與社會層次上安頓身心。特別在臺灣的情境裡,健康保險型塑尖端醫療的應用範圍,牽動原本就不穩定的醫病關係。讀者或許會問:當「無效醫療」與「善終」看似成為共識,卻無法落實到醫病互動時,醫學史可以給我們什麼啟示?這本通史從醫療與社會的角度,邀請大家體會古人的養生智慧,看到醫學的貢獻與限制,或許還能進一步跳脫醫療中心的敘述框架,對過去與現代的生死關係有所著墨。

翻譯則是本書的另一大挑戰。本來通史涵蓋上下古今,內容不易掌握,加上作者引入醫學史的研究成果,信手拈來固然舉重若輕,但翻譯者如何得其要旨,將傳統醫學史裡不會觸及的人物與文獻介紹給讀者,再再需要功夫。對此,翻譯者的努力值得肯定。以醫學教育重視的「醫師誓詞」(Oath of Hippocrates)來說,目前流傳的大多不是《希波克拉底全集》的版本(是1948年世界醫學大會的宣言,見217),而維基百科的文言文翻譯又拮据聱牙。相較於此,本書的翻譯直接明朗(44-45),可讀性較高。另外,《黃帝內經》的論脈象段落(32)出自「平人氣象論」,翻譯者加以還原,給讀者更多思索空間。比方說,原典的「心平」原文將其翻譯成英文「healthy heart」,翻回中文後,兩相對照,讀者可以思考中文的「平」是否等同英文的「healthy」,反省異文化對於健康的不同詮釋。
圖片來源:Wikipedia (Oath of Hippocrates)

此外,對這樣融會醫療與社會,牽涉眾多領域的跨界書寫,一些註解有其必要。固然像亞里斯多德的養生「黃金比」(golden mean)的概念在正文中已有說明(49-50),但畢竟受限於篇幅,許多人名事件只能點到為止。比方說,因信仰而遇難的醫學研究者塞爾維特(Michael Servetus)書中僅以「否認上帝是以三個人的形式存在(即教義中的三位一體),因此遭到天主教徒和新教徒唾棄,並且為新教改革倡導者約翰‧喀爾文譴責為異端,最後燒死在火刑柱上」(97)簡單帶過,但這段時期宗教與科學的關係十分複雜,如果沒有對「反三位一體」(non-Trinitarianism)的論點有所了解,很容易忽略塞爾維特的主張與主流的差異,將他簡化啟蒙論述的「科學烈士」。即便如此,作為篇幅合理,處處可以咀嚼玩味的醫病簡史,其翻譯固難盡善盡美,但這些落差與其說是「問題」,毋寧是刺激讀者將狹窄的醫病對立拉出歷史縱深,反省醫療與社會的起點。

確實。在追求醫病和解,醫學與人文共生的路上,人人都是專家與初學者(對此,一個最近的例子是由賴其萬教授主導的「醫病平台」網路專欄)。我們需要尋找真理永不妥協的研究者、以人為本,捍衛健康的醫療工作者,更要有關照群體福祉、擘劃永續健康的政策制定者。如作者的宣示:「在我們試圖改善人類健康的努力中,醫學史和生物醫學是相輔相成的工具。歷史不僅揭露出醫學理論和實踐的連續性和變化之間的種種要素,也展現出個人的疾病經驗、身體和心靈的科學知識,以及影響我們對健康和疾病理解的廣泛社會因素之間的密切關係」(26)。希望讀者透過本書輕鬆掌握醫療與社會上下數千年的變遷,更可以從在文化中感知的身體、在機構與實驗室中成長的醫療,在戰爭與衝突中演化的社會的交相纏繞下回歸原初的醫病經驗,進而深思健康的社會文化意涵。


作者簡介:郭文華,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教授,公共衛生研究所合聘教授。醫學院畢業後轉念醫療與社會,先後於國立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與麻省理工學院取得碩士與博士學位。研究興趣聚焦於當代東亞藥物開發與法規管制,論文〈橋上之聲:全球醫藥法規中的臺灣境遇〉曾獲國際科學的社會研究學會(Society for the Social Study of Science)的最佳單篇論文David Edge。醫學史方面關心東亞公共衛生的理念與實作,著作包括日治臺灣漢生病患的治理,以及美援衛生邏輯下的家庭計畫分析。致力於科技與社會研究(STS)的推廣,曾獲得國科會(現科技部)第四屆的科普獎首獎,作品見於《科學發展》、《新新聞》、《科學月刊》與《歷史學柑仔店》部落格。以推廣雅俗共賞的科技與社會研究自許,但最後成為「什麼(STS)都賣,什麼都不奇怪」,只剩一張嘴的中年大叔,在象牙塔與白色巨塔中穿梭來回的學術長工。

0 意見:

張貼留言